这是描述信息
资讯分类

第五届湘江金融发展峰会精彩回顾 | 刘健钧:创业投资激发湖南“新”动能

  • 分类:小镇活动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3-03-30 15: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第五届湘江金融发展峰会精彩回顾 | 刘健钧:创业投资激发湖南“新”动能

【概要描述】

  • 分类:小镇活动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3-03-30 15:00
  • 访问量:
详情

2022年9月7-8日,由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长沙市人民政府、湖南湘江新区管理委员会主办的“第五届湘江金融发展峰会暨2022创投论坛”在长沙召开。本届峰会以“凝聚创投力量·助力‘三高四新’”为主题,盛邀创投、创新、创客各方头部力量相聚长沙,以创投之力剖析湖南机遇,为打造国家区域金融中心和实施强省会战略贡献创投力量。

大会现场,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教授、中国证监会市场二部原副主任、一级巡视员刘健钧发表主题演讲——《创业投资激发湖南‘新’动能》。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编辑整理:

 

上午好!今天参加湘江创投论坛,心情格外激动。因为,我本人就是湖南隆回县人,我过去30年的职业生涯也都是跟创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1993年,我在原中国农村发展信托投资公司工作时,就参与了该公司发起设立的我国第一家创业投资基金——原山东淄博乡镇企业投资基金的管理工作。后来觉得创投很好地支持了创新创业,就想把它变成国家的政策和制度。所以,95年底,考公务员考到了国家计委财政金融司。96年6月,我写的第一篇内参报告就是“借鉴创业投资基金运作机制,发展有中国特色股权投资基金”,并得到国务院领导肯定性批示。此后,即开始着手起草有关管理规则和扶持政策。98年12月份,为拓宽创投退出渠道,我又通过内参报告,提出加快设立创业板市场。国务院领导作出重要批示后,又得以参与了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一些工作。2013年,股权和创投基金监管职能调整到证监会,我也就调到证监会工作,继续参与了一些规则的起草和监管工作。今年5月份,考虑到私募基金政策法规体系已经基本成型,就以工作调动的方式,调到湖南大学担任专职教授。其中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基于家乡情怀,希望为推动家乡创投事业发展尽点绵薄之力。

 

刚刚听了殿勋常务副省长,中国基金业协会高会长,证监会老领导肖主席还有正东和谭书记的演讲,我深受鼓舞。论坛交给我一个特别任务,让我讲讲《创业投资激发湖南“新”动能》这么一个话题,这个话题理论性相对来讲是比较强的。创业投资怎么能够激发湖南的“新”动能?基于过去的重资产和要素投入的传统增长方式,那是一去不复返了。要转变新的增长方式,就必须凝聚新动能。新的动能靠谁激发呢?主要靠创业投资来激发。

 

为阐述清楚这个命题,我想从四个层面展开:

 

第一,陈述一个基本的理论逻辑,就是现代经济是创业型经济,唯创业方可更好的实现创新的价值;第二,创业需要创新创投双轮驱动,其中创投是更重要的动力要素;第三,结合湖南的实际,分析一下湖南目前还存在哪些问题,有哪些很好的条件,总体感觉是“湖南创投业相对落后,但赶超发展的基础条件正在形成”;第四,我对于湖南创投今后如何发展,提几点建议意见,就是推动“创投强省” 战略,需要加快完善创投发展生态。

 

一、现代经济是创业型经济,唯创业方可更好实现创新价值。

 

早在1985年,“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就提出了“创业型经济”概念。其核心观点是:现代经济是以大量新创建成长型中小企业为支撑的经济形态。相较于过去以大企业为支撑的“大企业经济”而言,现代经济是“创业型经济”。

 

其依据的事实是:在传统经济时代,主宰经济命脉的是大企业。然而,随着信息技术的广泛运用,小企业在信息捕捉、创新转型等方面的优势日益增强,众多创业型中小企业在经济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其对税收、GDP、技术创新、就业等方面的经济贡献率,均已超过大企业。

 

此后,许多学者对创业型经济进行了研究和探讨。有的学者经过研究证明,那些拥有较多中小企业和创业活动的国家具有较高的经济增长率和较低的失业率,反之则具有较低的经济增长率和较高的失业率。有学者甚至提出,创业型经济是“打赢21世纪全球经济战争的关键”。

 

现代经济之所以呈现为“创业型经济”,我个人认为为,是因为多数创新只有通过“创建新企业”这种创业活动才能实现其价值。

 

在“大企业经济”形态下,作为市场主体的各类成熟企业通常需要实行按部就班的“老套管理”,因而必然存在两大缺陷:1、为保障成熟产品生产或销售的规模效应,必须实现全体成员可事先预期的科层制管理,故天然排斥创新,对市场上各种新信息的敏感性也不足。2、全体成员必须服从组织目标,故缺乏创新意识。

 

而创业型企业所实行的“创业管理”则能克服成熟企业“老套管理”的缺陷,呈现出创新活力:1、创业企业正因为产品、营销模式和组织管理体系不成熟性,试错过程中总在不断创新,故具有强劲的创新活力,而且对市场上各种新信息的敏感性也很强。尽管创业管理同样也要求有组织并有目的的管理,但管理目标不是围绕已有产品如何实现规模化生产获得最大利润,而是如何创造新产品、形成新市场。按照彼得.德鲁克在另一部著作《管理实践》所指出的,“创业企业的目的,唯一正确而有效的定义就是创造客户。”2、全体成员都在开拓创新,富有鲜活的创新意识。

 

二、创业需创新创投双轮驱动,其中创投是更重要的动力要素。

 

创业管理学中的“创业”概念并非日常用语所泛指的“创业”即“开创出一番事业”,而是特指“基于创新,创建全新企业的过程”。按照这个经典定义,创业需要三个方面的要素:一是创新要素,包括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工艺创新等。二是创业管理要素,即通过形成与创新要素相适应的全新的企业组织体系(包括产品研发生产体系、市场营销体系、决策管理体系),为实现创新价值最大化提供组织保障。三是资本要素,即与创业活动“长周期、高风险”属性相适应的创投资本。

 

在上述三方面要素中,创业管理属于上层建筑层面的要素,创新要素、创投资本属于经济基础层面的要素。从这个角度讲,任何创业活动的推进并取得最终成功,均离不开创新创投的双轮驱动。

 

在创新创投的双轮驱动中,为什么创投是更重要的动力要素?我想,主要是由于以下三方面的原因:

 

一是创新的动因有多元性、发散性,既有纯商业的创新,也有公益性创新,还有基于兴趣的创新,故并不必然与“创建新企业”这种特定意义上的创业活动相联系;创投资本则天性具有追求高资本增值回报的强大驱动力,且这种动因的指向具有唯一性、聚焦性。所以,创投资本能够更积极地支持商业性的企业创业活动。

 

二是创新者需聚精会神从事微观层面的创新研究,故往往只能“埋头拉车”;创投家则可凭借资本经营的中观优势,洞悉市场发展走势和行业发展趋势,故能更好帮助创业者“抬头看路”。所以,创投资本在提供资本支持的同时,还能为创业者提供难得的增值服务。

 

三是创新要素虽然也是稀缺资源,但在知识经济时代,创新要素的增长速度呈几何增长态势;而在资本市场,创投资本的增长速度总体上慢于创新要素的增长。所以,创投资本具有更显著的稀缺性。

正是基于上述三方面原因,创业是“起因于创新,成就于创投”。

 

三、湖南创投业相对落后,但赶超发展的基础条件正在形成。

 

经过近年努力,湖南创投行业与兄弟省份的差距有所缩小。但按包括股权基金在内的广义创投口径,湖南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仍然相对落后。从“当年新募资规模与GDP比”这个相对募资规模看,2021年全国为1.93%;湖南仅为0.68%,其中湖南籍基金管理机构在湘投资规模与GDP比仅为0.39%。这说明:湖南籍基金管理机构在湘募资的活跃度远不及全国平均水平。从“当年新投资规模与GDP比”这个相对投资规模看,2021年全国为1.24%;湖南为1.13%,但湖南籍基金管理机构在湘投资规模与GDP比仅为0.40%。这说明:省内外基金管理机构在湘投资的活跃度接近全国平均水平,但湖南籍基金管理机构在湘投资的活跃度远不及全国平均水平。但是,综合以下因素看,湖南创投行业实现赶超发展的条件正在形成:

 

一是近年湖南的创新活力显著增强、创业环境显著改善,将给创投事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需求拉动。全球创投行业发展史表明:一方面,创投资本是支持创新创业的强大资本力量;另一方面创新创业对创投形成需求拉动。美国硅谷和波士顿128公里带的创投业之所以特别发达,就与当地创新创业的需求拉动分不开。

 

从湖南的情况看,近年来湖南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湖南GDP比重一直显著高于全国水平。到2021年,湖南该项指标达23.9%,高出全国8.8个百分点。到2021年末,高新技术企业突破万家,全年新增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62家,总数居全国第7位、中部第1位。特别是长沙已经成为全国创新创业最活跃的地区之一。从北京大学企业大数据研究中心编制的中国区域创新创业指数看,最近十年来长沙均名列全国前20行列。

 

二是湖南省高度重视创新创业创投“三创事业”发展,出台了一系列有前瞻性的战略举措,将为湖南创投行业赶超式发展提供强大政策支撑。例如,2020年12月,湖南省委十一届十二次全会提出大力实施“三高四新”战略,不仅将强有力推动湖南形成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打造中部崛起的重要增长极,而且通过着力打造“国家重要先进制造业高地”和“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科技创新高地”,还必将为创新创业创投“三创事业”提供强大动力。

 

再如,目前正在实施《湖南省打造国家重要先进制造业高地“十四五”发展规划》,将打造出三个世界级产业集群、三个国家级产业集群、升级传统产业、培育新兴产业。同时,延伸编制20个行业规划和9个专项规划,形成“1+20+9”制造业规划体系,将极大推进先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还如,湖南省加快科技创新平台建设,实施两区两山三中心工程,打造国家区域科技创新中心。在载体建设方面,出台了《园区产业“十四五”发展规划》,通过构建“五好”园区,加快各类科技创新资源、要素整合,构建“政产学研用金”深度融合的协同创新体系,推动产业链创新链上下游企业协同创新和产学研深度融合。这些举措将持续增强创新发展的动力。

 

此外,湖南省注重加强金融服务支撑,持续优化股权投资发展环境。近年相继出台了《关于加快金融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加快推进企业上市的若干意见》、《关于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若干意见》、《湖南省金融服务“三高四新”战略若干政策措施》等政策文件。特别是为营造促进股权和创投基金发展的市场环境,湖南不断推进湘江基金小镇、麓谷基金广场等基金集聚区建设,打造中部基金集聚高地。还配套出台了《关于促进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规范发展的暂行办法》、《湖南省政府关于支持湘江基金小镇发展若干意见》等政策文件。

 

三是湖南人的精神气质最适合做创投,随着湖南创投环境持续改善,不仅外地的湘籍创投家可望回乡兴业,还将培育出更多新创投家扎根湖南。湖南人富有“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耐得烦、霸得蛮”的顽强毅力、“百折不挠、持之以恒”的韧性,因而最适合从事创投事业。中国创投业经过近40年的发展,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湘籍创投家,并成为行业领军人物,像熊晓鸽、刘昼、陈浩等。如果按创投从业人员和出生人口比这个指标来衡量,湖南很可能名列前茅。

 

近年来,湖南对优秀人才来湘开展创投业务的吸引力逐年增强。2021年,外地基金管理机构来湖南募资额占省内外合计募资额的比高达42.41%,外地基金管理机构来湖南投资额占省内外合计投资额的比更是高达64.68%。其中,有不少是湘籍创投家在外地创办的基金管理机构。特别是长沙已经成为全国创投机构的集聚中心之一,从基金管理密度指数、投资密度指数看,长沙应该能够排在全国前列。

 

随着湖南创投环境的改善,相信湖南还将培育出一大批出生湖南、扎根湖南的优秀本土创投家。各路优秀创投家回归湖南、扎根湖南,将为湖南创投行业的赶超发展奠定坚实的人才基础。

 

四、推进“创投强省”战略,需加快完善创投发展的金融生态。

 

理解“创投强省”战略,我个人觉得,不光要看创投基金的规模,或者是数量,更重要的是要看它的质量的高低,看核心竞争力的强弱,看它是不是有效支持了湖南的创新创业。就此而言,湖南的“创投强省”战略应定位于:着力创业培育,助力“三高四新”。近十年来,全国各省市区均重视发展创投,出台了不少扶持政策,值得湖南借鉴。但有些政策适合那个地方,不一定适合湖南;适合那个时候,不一定适合当下。刚刚肖主席和正东总的讲话已经说的很全面,下面我主要从创投发展的金融生态环境角度,提几点建议:

 

第一,尽快出台《湖南省创业投资促进条例》,优化湖南省创投发展法律环境。

 

第二,还引导基金的政策性本原,有效弥补早期投资的市场失灵问题。综观世界各国经验,政府设立引导基金的目的,是引导子基金投资市场失灵的早期企业。要引导子基金投资早期企业,自然需要子基金放弃中后期投资机会,故设置“引导基金作为政府投资人,向其他投资人让渡利益”的让利于民机制便非常必要。要设置让利于民机制,保持引导基金资金来源的纯财政性便是重要前提。  

 

近年,各级政府的引导基金数量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但由于受片面“市场运作”思想误导,多数引导基金引入了商业性资本,因而蜕化成了商业性母基金。由于无法设置让利于民机制,故无法有效引导子基金投资早期企业,而是造成大量资金在中后期企业的投资竞争白热化,进而导致理性的民间资金纷纷选择退场。为有效引导子基金投资市场失灵的早期企业,避免在中后期领域对民间资金造成挤出效应,有必要设立真正意义上的政策性引导基金。由于投资早期企业的子基金规模不必过大,政策性引导基金的规模也不必过大,关键是要保持政策性运作和资金来源的纯财政性,并按照“重在政策引导、兼顾运作效率;强化社会监督、防范寻租风险”原则,设计出适应引导早期投资的运作机制。

 

第三,大力发展商业性母基金,拓展创投基金资金来源。当前,在国际上已成为创投基金最重要资金来源的保险资金,在我国投资创投基金不仅面临政策标准不适应的问题,还面临对创投基金的理解和国有保险机构的体制机制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尤其需要鼓励发展商业性母基金,借助商业性母基金的更强规模经济优势、更强分散风险优势、更强专家管理优势,广泛吸引具有一定风险识别能力和承担能力的合格投资者参与到创投领域。在商业性母基金发展早期,政府以适当方式介入是可以理解的,但一定要和政策性引导基金区别开来,以避免两类不同基金的市场职能错位。

 

第四,鼓励发展二手份额基金,打通创投基金主动退出通道。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建立和不断完善,使得我国创投基金通过IPO方式实现投资退出的渠道已趋于通畅。但是,从总体看,创投项目通过IPO方式实现投资退出毕竟是少数。更多项目需要通过私下协议转让、被整体收购等非公开途径实现退出,相当比例的项目甚至一时无法实现退出。为打通创投基金主动退出通道,可鼓励发展二手份额基金,专门受让一时无法变现的创投基金二手份额,借助二手份额基金“化腐朽为神奇”的功能,助力解决存量创投基金“清算难”问题。

 

最后,要营造“鼓励冒险、宽容失败”的创业投资文化环境。肖主席的讲话提出了这一点,我再引申阐述一下。因为,我国的不少政策评估和审计制度不适应创投特别是早期创投的特点。有些政策显得过于保守,为了免责,较多扶持已经非常成熟的企业,对扶持早期企业缺乏必要的积极性。而从实际需要看,一个企业如果已经发展得很好了,就无需财政资金去支持了。比如说谷爱凌,已经成为了全球冰雪运动的冠军,自然有很多商业性赞助商去支持她,这个时候政府就无需再奖励她几亿资金了。当某个体育爱好者还在幼儿园、九年义务制教育阶段的时候,才需要去支持他。虽然在这个阶段去支持他,今后成为全球冠军的概率低到千万分之几一,但正因为其成功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才需要政府以义务制教育的方式提供必要的支持。

 

如果湖南的创投生态环境进一步完善,我相信,在湖南省和长沙市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正东这样的湖南籍创投研究家以及各位创投家的共同努力下,湖南的创投行业一定能够迎头赶上、后来居上,并且有效激发湖南“新”动能,推进湖南经济增长方式转变。

 

谢谢大家!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二维码
地址

地址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观沙岭街道滨江路188号湘江基金小镇1#栋2层201单元